張愛玲《金鎖記》:各為其所的婚姻,不過是利益的交換
2023/06/07

俗話說,貧賤夫妻百事哀。沒有錢的生活會有很多不得已,不但影響生活質量,還會讓人心生不平。所以,有的人受過貧窮苦難就拼命想著逃脫,抓住任何可能的機會改命。

對于婚姻來說,雖然講究門當戶對,可是,有很多的人總是巴望著能夠嫁個門楣高的人家,沾上榮華富貴,從此改變窮苦命運。

然而,攀高枝兒的婚姻未必幸福,在張愛玲的著名中篇小說《金鎖記》里就講了一個嫁入高門大戶的漂亮女人最終被生活逼瘋逼ㄙˇ的故事。

有了金錢也不一定能讓你過得更好,還要看在婚姻里的付出的感情和對欲望的克制。可見,人生的枷鎖不是貧窮,而是心里的貪婪和執念。

01、各為其所的婚姻,不過是利益的交換

曹七巧娘家是開麻油店的,自幼沒了父母,跟著哥嫂生活。七巧潑辣聰慧,嘴皮子利索地招呼著來往的客人。

她挽起大鑲大滾的藍夏布衫袖,露出一雙雪白的手腕,上街買菜去,喜歡她的人有肉店里的朝祿,她哥哥的結拜兄弟,還有一個裁縫的兒子。

她本來可以選擇一個比較中意的男人結婚,生個孩子,過上普普通通的日子。可是,一個機會來了,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。

姜家是個顯赫世家,大少爺娶的是公侯人家的小姐,可是二少爺天生殘障,患有軟骨病,終日躺在床上不能自理。當官人家小姐是不會嫁給一個殘障男人的,于是姜家只能找個門戶低的女子給他當姨太太。

姜家老太太為了讓姨太太ㄙˇ心塌地服侍她的二兒子,就把七巧扶了正。可是,即便當了二太太,七巧在姜家也沒有得到過尊重,連丫環們都在背地里嘲笑她粗俗的言語和市儈的生活作風。姜家人上上下下都瞧不起她,稱她是麻油店的活招牌。

對于自己在姜家的地位,七巧是很清楚的。但是她并不是一味地忍受,而是用抱怨去賣慘,用刻薄刁鉆的話語去發泄內心的不忿,去諷刺挖苦別人。七巧在姜家人面前混得處處討人嫌,所以她就越發像一只斗雞,扎著毛在人前亂抓亂啄,這背后不過是對自己卑賤身份的一種掩蓋。

七巧得到了姜家二太太的名聲和未來的財富,但是她失去了做自己的真實,而豪門之家娶來一個市井女子不過也是權衡了利弊之后做出的交易。

《傲慢與偏見》中說到,世間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沒有愛情的婚姻。而婚姻一旦被牽扯到利益,就會擠去感情的分量,多半是不會幸福的。

02、無性無愛的婚姻讓七巧萌生畸形情感

七巧嫁給了二少爺 ,從來沒有過正常的婚姻生活,對此她充滿了怨氣,在人前總是嘮叨自己凈等著做寡婦了。

七巧終日守著床上躺著的那沒有生命的肉體,她想要去愛和被愛的欲望無法排遣。她甚至會想起未出嫁前肉鋪里的朝祿,可是眼前的丈夫卻讓她耗盡了青春。

情欲的壓抑讓七巧把感情發泄口對準了三少爺季澤的身上。她和季澤一見面不是調情就是談情。

守著剛過門的三少奶奶,七巧就口無遮攔地說,總算你這一個來月沒出去胡鬧過,真虧了新娘子留住了你,旁人跪下地來求你也留不住!季澤玩世不恭地回到,嫂子沒留過我,怎見得留不住?

兩人氣走了三太太,七巧更加肆無忌憚地和季澤談論,一個人,身子第一要緊,你瞧你二哥弄得那樣兒,還成個人嗎?還能拿他當個人嗎?她把手放到季澤的腿上說,你碰過他的肉嗎?是軟的、重的,摸上去那感覺······

季澤再浪蕩隨便也感到了七巧言行不合適,起身要走。七巧低聲地說,我就不懂,我什麼地方不如人?難不成我跟了個殘廢的人,就過上了殘廢的氣,沾都沾不得?

七巧被無性無愛的婚姻所折磨得心靈扭曲,她將無法排解的愛欲隨意發泄。她并非真的愛季澤,她也不能愛季澤,可是她卻不可救藥地將自己的愛欲膨脹,最后只能是受到傷害。

03、背上黃金的枷鎖,害了兒女,也害了自己

七巧的丈夫ㄙˇ去不久,老太太也ㄙˇ去了,財產在叔公九老太爺的主持下分配各家。季澤在外面尋花問柳花的公賬用他的繼承所得抵賬。

七巧得到了一筆財產,帶著兒女出來租房子住。她嫁進姜家許多年終于得來了一筆實實在在的錢,可是,這些錢卻是她犧牲了青春和幸福換來的。 除了這些錢,她的精神毫無寄托,只落得個瘋瘋癲癲的壞名聲。

不久季澤到來,七巧懷疑是因為在分家時擠兌他現在來找她的麻煩了。可是,季澤不但沒有提分家的事,還主動和她重溫舊好。在七巧的精明試探之下,明白了季澤原來是想套出七巧的錢,她一氣之下罵走了季澤。

她對他曾經的愛留下的只有痛苦,如今她拆穿了他,就只剩下絕望。從此刻起,曹七巧的心里就只剩下恨和怨,她要把自己用多半生換來的錢看護好,不讓任何人搶了去,不讓任何人再傷害她。

可是,這種由怨恨衍生出的強烈意愿讓她的人格更加變態和扭曲,她將魔爪伸向了自己的一雙兒女。她控制著兒女的生活,不讓他們把自己的錢帶走。

兒子長白不思進取,經常跟著三叔出入煙花之地,七巧為了留住兒子在家,給他娶了一個太太,又強加給他吸食鴉片,總算是守住了兒子。

七巧心里原本是信賴兒子的,家里的財產最終都是兒子的,可是他娶了媳婦就不同了,等于被外人扒了一份。于是,她樂此不疲地制造兒子和兒媳之間的不合。

看著兒子與媳婦感情不合,七巧的內心是得意的,如她所愿的第一個兒媳被她折磨得患上癆病ㄙˇ去了。后來姨太太生下一個孩子吞食生鴉片也ㄙˇ了。兒子長白再也不想娶妻了,而七巧也算徹底留住兒子了。

不僅如此,她對女兒也是這樣,因為怕別人圖她的錢,導致女兒長安的親事總是高不成低不就,一直拖到了三十歲。侄女長馨給長安介紹了一個從德國留學回來的男人,兩人見面后互生情愫。

七巧得知后,一心要拆散女兒的親事。她故意當著女兒男友的面,說長安抽鴉片的事,于是長安的婚事也告吹了。女兒再也無心結婚,她恨透了自己的母親。

「三十年來她戴著黃金的枷,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ㄕㄚ了幾個人,沒ㄙˇ的也送了半條命。他知道她兒子女兒恨透了她,她婆家的人恨她,她娘家的人恨她。」

七巧從一個妙齡的女子到瘋癲離世,她的悲劇受到那個時代的限制,婚姻不能自主,女子沒有掌控命運的機會。但是這也和個人的抉擇和行為有關。七巧娘家為了獲取財富將婚姻當成跳板,本就是一種沒有感情的ㄉㄨˇ博。

在得到的同時必定會有失去,然而,金錢和愛情,哪個更重要,沒有標準的答案,只在于你選擇了看重的一點,就要承受失去的方面。

七巧困在自己想愛而不能愛的執念里,最終活成了一個怨婦和棄婦,她不懂得去付出愛,她生生用恨將自己和孩子摧殘得如同行尸走肉。

或許在婚姻上,七巧沒有選擇的空間,因此她怨恨哥哥將她嫁進姜家,毀了她一生。可是,抱怨和仇恨不能積攢,否則就會讓人失去正常的理智,不僅害了自己,還殃及自己最親的人。